• <cente id='heimaobdsf'><del id='heimaobdsf'><th id='heimaobdsf'></th></del></cente><legend id='heimaobdsf'><sup id='heimaobdsf'></sup></legend>

  • <q id='heimaobdsf'><dir id='heimaobdsf'><kbd id='heimaobdsf'><table id='heimaobdsf'></table></kbd></dir></q>
    1. <del id='heimaobdsf'></del>
    <p id='heimaobdsf'><small id='heimaobdsf'><sup id='heimaobdsf'></sup></small></p>

    <thead id='heimaobdsf'></thead>
  • 有保险还要相互宝吗记者实地中国苹果第一乡陕西洛川产业转型升级

    • 时间:
    • 浏览:10

      央广网北京6月12日消息(记者刘璐 温超)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苹果生产国,也是世界苹果出口的大国。日前中美签署《中国鲜苹果输往美国植物检疫工作计划》,如果计划实施顺利,未来3年,将有更多的中国苹果进入美国市场,这也使得国内的苹果产业整体情况和布局再一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回望国内,陕西省作为我国苹果种植面积、产量、品质均达全国第一的省份,其苹果产业的发展无疑在我国苹果产业的发展中占据决定性的地位。目前,无论从技术、产业化升级等方面,陕西苹果产业发展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那么,陕西苹果该如何应对挑战,走出转型升级的路子?苹果产业又如何实现由传统产业向现代产业的转变?

      陕西洛川县位于陕西省中部,地处渭北黄土高原沟壑区。这里的气候、土壤和地理位置与生产优质苹果的生态环境完全吻合,属全世界最佳苹果优生区,是中国苹果外销的重要生产基地之一,被誉为“苹果之乡”。家住洛川县旧县镇洛阳村的张延民是陕西800万名果农中的一员。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二十多年来,张延民靠着“洛川苹果”这块响铛铛的招牌,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张延民:我家里种了6.5亩红富士,有7亩新红星苹果,去年苹果价格高,富士苹果卖到4.5元每斤,卖给收购的客商,我家从1993年栽的树,现在已经22年了。像我6.5亩富士,前年是一个大年,卖了13万,去年是个小年也卖了8、9万元。自己经营一亩地差不多一年可以收入一万元。

      对于靠苹果“吃饭”的果农来说,怎样在有限的土地上收获更多的优质苹果,卖出更好的价钱,是他们一直钻研的课题。张延民说,他联合了乡镇的几个果农成立了农业合作社,因为传统的销售方法中间环节太多,导致苹果价格过低,于是他将目光瞄向了互联网,并从中尝到了甜头。

      张延民:想把果子通过某些平台直接卖给消费者,去掉这些中间环节,自己能多赚一些,消费者能少掏一些。开网店,或者是一些网络平台,和一些企业搭建网上平台。像我们合作社,去年、前年和北京的富平创园能销售一部分,但是量特别少。像去年卖给客商是4.5元,他们富平创园要的苹果全是80、85以上的苹果,平均下来就是在每斤7元左右。

      就像张延民所说的一样,现在,他的路才刚开始。10多年前,陕西果农因苹果卖不出去而大面积砍树。最后,成箱的苹果摆在马路边,8分钱一斤都没人要,“挥泪砍苹果树”的村子比比皆是。而如今,随着陕西苹果产业与国际接轨,人们开始认识到,企业要有多元化的销售渠道和品种结构,适应不同消费群体的需要,这样才能积蓄规避风险的能量,产业才能走得更远更久。洛川县苹果产业管理局局长王建锋说,他预感新一轮的中国苹果产业竞争热或将到来。

      王建锋:从今年春节过后到现在苹果的总体走势,包括洛川,包括全省,包括全国。我们感觉二轮竞争热可能出现。就是全国的苹果总产量达到了4000万吨以上,可能国内市场的消费者能力有一个缺陷性,所以感觉竞争热可能马上要来临。竞争热要来临,面临的问题就是市场上对苹果的质量安全和品质有一个更高的要求。所以感觉到土壤的肥水的投入是决定苹果品质的一个关键性因素,洛川是个高寒地区,这是我们的一个薄弱环节。

      放眼世界,发达国家大多已经基本实现加工品种专用化、原料基地化、质量体系标准化、经营公司化。而陕西苹果加工结构单一,粗加工产品多,果品加工增值能力不足。王建锋表示,目前苹果产业深加工类型单一,高端产品比重少。

      王建锋:深加工还是不够强,深加工产品目前仅限于苹果的浓缩果汁、苹果脆片、苹果酒、苹果醋饮料。围绕苹果深加工一些高端的产品比如苹果酚类、苹果化妆品、苹果保健品这个在深加工中比重相对较少。

      同样被誉为“中国苹果之乡”的白水苹果,也面临着相同的问题。白水县苹果局副局长李世平表示,除了苹果产业深加工薄弱以外,小农户生产与大市场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突出。

      李世平:小农户的生产与大市场之间的矛盾,技术生产的统一性与大市场的需求还不能完全接合起来。比如技术的统一性,品种结构调理的统一性,没有办法实施。比如让你多栽中熟的品种,不可能了,他是一家一户,这个10亩,那个5亩的,不好调节不好统一。另外技术的统一性,统一怎么修剪,统一怎么施肥、统一怎么打药、统一怎么有计划管理。要发布一项技术信息需要告诉千家万户的人去做,还不一定能够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据李世平介绍,小农户模式生产出来的产品与市场的需求还有一定的脱节,不可能按照市场需求生产出来需要的品种。结果往往是销售不畅,一种是“守株待兔”,将苹果收获以后放在家里,等着客商上门收购;另一种是“提篮叫卖”,走街串巷地销售苹果。未来这样的销售方式肯定行不通,需要更多的营销技巧。如何做好苹果的市场营销工作?陕西省共青团农工委主任魏延安:

      魏延安:在电商大发展的情况下,很多地方的农产品电商已经风生水起,但水果电商,尤其是苹果电商还没有重大的破局,这是迫在眉睫的问题。还有,水果是典型的生鲜大宗交易产品,是B2B的品牌,也就是大型网上批发市场的建设,目前也需要进一步的跟进。还有,要出口,跨境电商这一块也需要跟上发展。这些问题是我们当下需要抓紧研究和解决的问题。

      目前,陕西苹果种植总面积达到了1000万亩,总产量1006万吨,约有800万农民从事苹果产业,苹果基地县果农人均纯收入的70%以上甚至95%以上来自苹果产业,还有众多依赖苹果产业而生存壮大的贮藏、运输、加工业。要把苹果产业做大做强,让陕西苹果成为果农永续致富的来源,就必须把握苹果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魏延安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整合品牌资源,提升苹果产业的软实力。

      魏延安:要大力培养一批有实力的企业来担当品牌的主力军,由他们开拓市场,达到树立正宗品牌的目的。比如烟台,已经发布烟台苹果十大品牌。也就是说以后买烟台苹果不是单纯地买“烟台苹果”而是买“某某品牌的烟台苹果”。现在陕西苹果也在向这个方向转变,也在培植市场品牌。